星辰诗词网_古诗词大全_诗词鉴赏_诗词名句

星辰诗词网_古诗词大全_诗词鉴赏_诗词名句

星辰诗词网倾心奉献最好的诗词名句资料,为您提供最全的诗句,诗词名句,诗歌鉴赏,古诗大全,诗歌,诗歌大全,文言文译文,元曲精选等资料,我们从这里开始。

菜单导航

重拾汉语之美|商伟:触摸感知古文,文学阅读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01月21日 18:35:32 游览量: 94

简述:

澎湃新闻:这也让我们想到其实现在大家也仍旧在发挥这种“从一个事件或者一种现象中提炼出一个词”的能力,(

古文的遭遇相比古典诗词有过之而无不及,古文在白话运动之后被认定是该被“开吊发讣”的旧文字、死文字,你怎样看待这种现象?无论是在公共场域还是私下场合,似乎古典诗词和古文都失去了一个合适的运用场景,你认为古典诗词和古文还可以一定程度在日常使用中“复兴”吗?

商伟:文字书写离不开语言文字的大环境,在现代汉语书写一统天下的时代,使用古文或文言文,难免会有些不自然。

但这毕竟是比较晚近的事情,因为我们今天实际上生活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所创造的新的语言文字环境中。晚清和五四时期倡导白话文,以意大利文艺复兴的书写口语化(vernacularization)为楷模。所谓口语化,同时也就是方言化。而与文字方言化相伴随的,是帝国分裂的漫长过程。代之而起的,正是现代欧洲的单一性的民族国家。但是相比之下,晚清和五四时期的白话文并没有实现文字书写的方言化,也没有导致王朝国家或传统帝国的四分五裂,更谈不上以方言为依据而形成多个单一性的民族国家。所以,五四白话文运动与近现代欧洲的书写方言化过程,完全是两回事儿。无论是就性质还是结果而言,都存在明显差异,没有什么可比性。

那么,白话文运动的结果究竟是什么呢?实际上,我们今天称之为白话文的书写风格,早在唐代就已经出现了。到了明清时期,可以读懂文言文的读者,通常也可以读懂所谓的白话文。也就是说,那个时候同时存在这两种不同的书写风格和书写形式。当然,文人所受的写作训练都与文言文有关。因此写起文章来,文言文来得更容易,反倒是白话文更难写。不少学者都注意到,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了二十世纪初年。晚清和五四时期的一些文人大力倡导白话文,可是真正写起来还是文言文顺手。晚清乃至民国期间,报刊杂志上连载流行小说,也往往半文半白。这跟我们今天的情况很不一样,甚至还截然相反,以至于令人难以想象。

这样看来,五四白话文运动的真正结果就是白话文一家独大,取代了文言与白话共存的局面,也因此改变了我们文字书写的大环境。在这样一个环境中写作文言文,很难做到得心应手。

19世纪末20世纪初陆续出现的白话报

我们知道,汉字是表意文字,而不是拼音文字,因此并不直接拼写口语。讨论表意文字,务必对文字与口语做出区别对待,但这不等于说汉字书写与口语无关。在过去的时代中,文人诵读诗词文章,往往借助所谓“读书音”和各地方言中的“绅谈”。方言并非就是土语,其中也有文人使用的“绅谈”。地方文人在日常的口头交往中,免不了会使用一些文言文的词汇和句式。因此,“绅谈”的整体风格也多少体现了古文和诗词的影响。失去了这样一个语言环境,也不利于文言文的写作交流。

但是不写古诗词,不写古文,并不意味着古诗词和古文就变成了死文字。实际上,比起表意文字来,倒是拼音文字更容易变成死文字。拼音文字依赖于口语方言,一旦时过境迁,就没人能读得出声,也没人能读得懂了,或者即便能发音也读不懂,因为方言口语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日本十一世纪初期用早期平假名写成的《源氏物语》,就是一个例子。

但是表意文字就不同了,它可以吸收一些口语方言的成分,但通常并没有被口语方言牵着鼻子走。古人使用读书音和方言来吟诵古诗词和古文,我们今天则无妨借助普通话来朗读这些作品。表意文字的发音往往因地而异,与时俱进,复古主义者未必喜欢,但不存在一个死活的问题,除非作为载体的汉字消亡了。只要汉字继续存在,只要还能读懂,而且还有阅读的持续需求和必要性,古文诗词就不会变成死文字。这是表意文字的特点,在历史上有得有失,但长远来看,得大于失,有拼音文字无法替代的优越性。

我们经常说,中国文化传统的连续性是通过书写来维系的。要打开中国历史文化的大门,就必须掌握文言文这把钥匙。一旦踏进这道大门,我们就会发现古典诗文并没有锁定在遥不可及的过去,而是活在我们当下的世界,也活在我们的内心生活中。尽管今天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都发生了太多的改变,但无论我们是否愿意,都并没有也不可能与传统彻底决裂。那些诗文名篇,千百年之后读起来仍然能感同身受,与我们现实的处境息息相通。还有一点也很重要:现代汉语写作仍是一项没有完成的试验。当年傅斯年就曾说过,希望在明清白话、古文和现代翻译体的基础上,去探索新的汉语写作风格。我们今天虽然很少用文言文写作了,但想要造就富于弹性和表现力的现代汉语,就不能不借鉴古文的宝贵传统。